有趣灵魂
深度阅读

北宋风流才子柳永,年少多才却大器晚成,一生情场得意仕途坎坷

与风月为伍,与红颜为伴。风流不羁的性格,注定着柳永与其他词人有着不一样的人生。

年少多才

柳永出生时尚叫“柳三变”,这个名字,他用了大半生,后来才改为柳永,今天我们还是惯以柳永称他。

柳永的父亲柳宜是南唐后主李煜的近臣,后降归大宋,因此柳永便有凭借父亲接触到李煜词作的机会。

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?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。

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这首《虞美人》是李煜的成名佳作,柳宜在祭奠他时也曾多次吟诵,小小的柳永就从这一刻起,第一步接触到了“词”。

词,大多平仄不齐,但那正是人生跌宕起伏的写照,词中包含的更是作者的一片深情。而它,注定要与柳永结下不解之缘。

柳永的母亲刘氏出生于书香世家,精通诗词歌赋,柳宜忙于仕途,她便担起了教导柳永的职责。在母亲的引导下,柳永有着快乐诗意的童年。小小年纪,便已经才华横溢。

思念远行的父亲,他已经能够用填词,来抒发自己的情感。

“登山临水望春晖,屈指算来数月离。闽江水涨鲤鱼肥。盼爷归,菽水承欢媛庭闱。”思父之情,跃然纸上,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才气,已是可赞。

母亲也会不断的与他联对来试试他的天赋。“风吹钟声花间过,又香又响。”小柳永当即对出“月照萤灯竹边明,且亮且凉。”又或是“梅花桂花玫瑰花,春香秋香。”小柳永再次对出“蒲叶桃叶葡萄叶,草本木本。”小柳永如此之才,当可以与咏出“未若柳絮因风起”的谢道韫相齐名了。可是,如此多才对他来说,究竟是福是祸,终究是个未知数。

不久,柳宜赶往扬州做官,留下了柳永陪伴母亲,并且寄厚望于柳永身上,希望他不要沉迷于诗词歌赋中,应当发奋读书,考取功名。柳永没有拒绝,从此以后刻苦学习,他不知道,正是这“考取功名”四个字,拖累了他的一生啊。

风流青春

柳永到了十八岁,家人开始主张为他娶妻,这位短命的妻子却在史书上没有记载,我们暂且呼她柳夫人。

柳永与柳夫人是依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的亲,却也是情谊相投,一见钟情。

满搦宫腰纤细。年纪方当笄岁。刚被风流沾惹,与合垂杨双髻。初学严妆,如描似削身材,怯雨羞云情意。举措多娇媚。 争奈心性,未会先怜佳婿。长是夜深,不肯便入鸳被。与解罗裳,盈盈背立银釭,却道你但先睡。

这首《斗百花》是柳永新婚第二天所作,他对妻子的爱恋从那一句句充满深情的词阙中便可看出,若是能长长久久,必定会是才子佳人的一段美好故事。可这首词也因为词句旖旎而遭世人谴责。柳永却不愿理会,在他眼里,词是他抒发情感的寄托,不是博取功名的工具。

时候一到,柳永便辞别妻子,去汴京赶考。

到了汴京,柳永却游戏花间,沉迷醉卧于红颜之中,当然,对于妻子,他还是想念的。

薄衾小枕凉天气,乍觉别离滋味。展转数寒更,起了还重睡。毕竟不成眠,一夜长如岁。 也拟待、却回征辔;又争奈、已成行计。万种思量,多方开解,只恁寂寞厌厌地。系我一生心,负你千行泪。

系我一生心,负你千行泪。此情并无虚情假意,曾经的相濡以沫还历历在目,可是却无法相聚,实是无奈。可是柳永却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,他虽心里思念着妻子,可是身边还是需要有红颜相伴。

不久后,柳永写下了《望海潮》进行自荐。

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,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

重湖叠巘清嘉。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羌管弄晴,菱歌泛夜,嬉嬉钓叟莲娃。千骑拥高牙。乘醉听箫鼓,吟赏烟霞。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。

这首词将杭州的富庶与美丽刻画得淋漓尽致。据说此词还被一位名叫楚楚的名妓歌唱,从那以后柳永的才气便在杭州传遍,可是也正是这样过于出名,成了他日后科举道路上的一大障碍……

柳永他是个才子,但也更是个浪子。

一首《长寿乐》不仅将太平盛世春游中所见的繁华景色刻画得入木三分,下半阙更是提醒人们及时行乐,把握青春,充满旖旎往事的色彩。

繁红嫩翠。艳阳景,妆点神州明媚。是处楼台,朱门院落,弦管新声腾沸。恣游人、无限驰骤,娇马车如水。竞寻芳选胜,归来向晚,起通衢近远,香尘细细。

太平世。少年时,忍把韶光轻弃。况有红妆,楚腰越艳,一笑千金何啻。向尊前、舞袖飘雪,歌响行云止。愿长绳、且把飞乌系。任好从容痛饮,谁能惜醉。

或许,正是这样太过放浪的性格,柳永在景德二年,竟然错过了一次会试!随之而来的是结发妻子病逝的噩耗。这个噩耗,如当头一棒,敲醒了柳永。

迷茫科举

柳永虽然迷恋风月,喜花红柳绿之色,可他还是重情重义之人。

留不得。光阴催促,奈芳兰歇,好花谢,惟顷刻。彩云易散琉璃脆,验前事端的。风月夜,几处前踪旧迹。忍思忆。这回望断,永作终天隔。向仙岛,归冥路,两无消息。

红颜早逝,多情的柳永不得不悲伤。这首《秋蕊香引》充满了悲情之色,留不得的不只是那红颜,更是世间更多美丽的景色。

从那刻起,柳永收起了轻狂,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思考。正逢真宗修建玉清昭应宫,柳永随着世俗的脚步,写下赞颂之词:

琪树罗三殿,金龙抱九关。上清真籍总群仙。朝拜五云间。昨夜紫微诏下。急唤天书使者。令赍瑶检降彤霞。重到汉皇家。

钟情于风月红颜的柳永,现如今为了迎合世俗功名,不得不写下此类本不适合于他的词作,或许,正像我们现在的考场作文一般吧,即使写得再美,读起来也是冷冰冰的。

紧接着,柳永继续参加科举,可是造化弄人,科举落第,惨痛的现实给柳永沉重的打击,柳永开始醒悟,他不再阿谀奉承,而是将自己的诗词,奉献给自己喜爱的红颜。那时的歌妓们一个个都非常尊敬他,在她们之间还流传着一首有趣的小调。

不愿穿绫罗,愿依柳七哥;

不愿君王召,愿得柳七叫;

不愿千黄金,愿得柳七心;

不愿神仙见,愿识柳七面。

不管在考场上遭遇了怎样的失意,柳永总能在青楼万花丛中找回安慰。历史上,那些歌妓们本就是重情重义之人,而她们遭遇的误解,只是因为去青楼的大多都是走马观花的风流男子罢了。

不久,沉溺于醉卧红颜的柳永,接连遭遇了父丧与母丧,守丧期间自是不能再寻欢作乐,柳永在这段时间便开始发奋读书,他虽不喜功名,可为了父亲幼时的厚望,他愿意去追求功名,可悲可叹。

期间经历了一次失败,柳永不再像上次那般颓废,他选择了屡败屡战,终于在下一次考试中,柳永中了。

但是,柳永却因为有着“淫词艳曲”的名号而被取消了中考的名额,转而被皇帝钦点为“奉旨填词”。这“奉旨填词”虽听起来豪气,却只是个有名无实的虚头罢了。

柳永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,他决定离开一阵子,独自流浪一段时间。在离开之际,众多歌妓与他依依不舍,那首流传千古的《雨霖铃》,就在这时,诞生了。

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

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,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

宦途的失意和与恋人们的离别,两种痛苦交织在一起,使词人更加感到前途的暗淡和渺茫。整首词都流露着柳永前所未有的哀伤。“更与何人说?”更是有着物是人非的感觉,直击读者心灵,凄凉的秋景更是将离别的伤感烘托到极致。

晚年仕途

柳永的流浪,在此便不再细说,而到了流浪尽头,柳永迎来了一生最重大的喜讯。五十一岁的他,中了进士及第。

东郊向晓星杓亚。报帝里,春来也。柳抬烟眼。花匀露脸,渐觉绿娇红姹。妆点层台芳榭。运神功、丹青无价。

别有尧阶试罢。新郎君、成行如画。杏园风细,桃花浪暖,竞喜羽迁鳞化。遍九阳、相将游冶。骤香尘、宝鞍骄马。

晚年得名的柳永,兴奋之余做下了这首《柳初新》。整首词都透露着成名的喜悦,本来荒凉的屋舍,残败的花朵,在一瞬间似乎都变得绿娇红姹。老年的喜悦,跃然纸上。

做了官的柳永,也不枉民意,他与民同乐,关心百姓,因为担心盐民的生活艰苦,柳永还特作一首《煮海歌》体恤盐民。

煮海之民何所营,妇无蚕织夫无耕。

衣食之源太寥落,牢盆煮就汝轮征。

年年春夏潮盈浦,潮退刮泥成岛屿。

风干日曝咸味加,始灌潮波塯成卤。

卤浓碱淡未得闲,采樵深入无穷山。

豹踪虎迹不敢避,朝阳山去夕阳还。

船载肩擎未遑歇,投入巨灶炎炎热。

晨烧暮烁堆积高,才得波涛变成雪。

自從潴卤至飞霜,无非假贷充餱粮。

秤入官中得微直,一缗往往十缗偿。

周而复始无休息,官租未了私租逼。

驱妻逐子课工程,虽作人形俱菜色。

鬻海之民何苦门,安得母富子不贫。

本朝一物不失所,愿广皇仁到海滨。

甲兵净洗征轮辍,君有馀财罢鹽铁。

太平相业尔惟鹽,化作夏商周时节。

盐民既无耕地,也无蚕桑,只能靠那片大海为生,而制盐的过程又是极其辛苦,潮涨潮落都决定了盐民一年的收成,而且到最后竟然连卖盐的自由也没有。

柳永的这首《煮海歌》表达了对盐民的深刻同情,同时也使得大众和官府的目光,都放到了盐民的身上,使得盐民的生活得到了些许改善,虽只是微不足道的变化,但对于一直以来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盐民来说,已经足够了。

柳永虽为官清廉,体恤爱民,却也因为作词谱曲过于随性,总是容易得罪人,因此导致仕途极其艰难,经历了跌宕起伏的调遣,柳永的官职,停在了“屯田郎中”的职位,终究有着些许落寞。

总结

半生风流浪荡于风月之地,又将半生奉献给世俗官宦,这便是柳永的一生。柳永的后半生虽有了功名,但他是不如意的,如果可以,或许,这位风流不羁的才子会选择远离功名吧,毕竟醉卧于红颜间的他,才是最迷人的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飞扬深度 » 北宋风流才子柳永,年少多才却大器晚成,一生情场得意仕途坎坷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飞扬阅读·轻奢阅读新主义

关于我们招募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