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趣灵魂
深度阅读

大城市和小城市,哪儿的幸福感更高?

人与城市的关系,并不是大和小、幸福与不幸福可以简单概括的。/ 全景网

大都市的灯火通明带来奋斗的踏实,小城市一眼望到老的安闲生活,未必就是没有追求。

说到底,如鱼饮水冷暖自知,这句看上去无用的废话,或许正是生活的大部分意义。

作者/乌头白,图编/苏炜

新周刊原创出品,未经许可禁止转载

近日,一家国内知名媒体联合智库,发布了《2018中国城市幸福感报告》,其中评出了2018年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十座城市。

成都、杭州、广州、西安、南京、长沙等一二线大城市的入选在意料之中,北京、上海、深圳三座节奏最快的大都市的落选似乎也在情理之内——毕竟幸福感是一种主观而且复杂的感受,单纯的高收入未必能带来绝对的幸福感。宁波、台州和珠海,都是沿海经济强市,发展水平较高,生态环境宜人,当地居民保持高幸福感也合情合理。

唯一引来网友讨论的,就是十大最具幸福感城市中的铜川。

小城铜川。/ 百度百科

提到这个名字,很多人首先感到的可能会是一阵错愕:铜川在哪?的确,位于陕西中部的铜川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小城。人口不足一百万,去年经济总量三百多亿,在陕西的十个地级市中排在最后一位。

这样一座小城,幸福感怎么能和上述九座大城市相当呢?有网友直言不讳 :如果生活在小城市还感觉幸福感满满,那是因为还没去过大城市。但也有网友用自己的经历进行反驳:在大城市生活过之后,才知道小城市的好。

事实上,只要梳理近年来形形色色的幸福城市榜单,就不难发现,除了那些闻名遐迩的大城市之外,总有几个小城市能冲到榜单前列。而每一次类似的榜单发布,都会引发相似的讨论:生活在大城市更幸福,还是生活在小城市更幸福?

在很多人眼里无比迷人的大城市,却让另一些人望而却步。城市与幸福感究竟有怎样的关联?/ Adi Constantin

城市是个筐,什么都能往里装

小城铜川最著名的一点,大概就是曾作为经典作品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原型地了。

在小说中,主人公孙少平工作的铜城煤矿,就是现实中的铜川的鸭山口煤矿,作家路遥曾在这里体验生活,采访矿工。有意思的是,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孙少平,生活在这座被评为中国幸福感最高的城市里,却常常感到压抑:

“谁让你读了那么些书,又知道了双水村以外还有一个大世界……如果你从小就在这个天地里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那你现在就会和众乡亲抱同一理想:经过几年的劳苦,像大哥一样当出色的庄稼人。不幸的是,你知道的太多了,思考的太多了,因此才有了这种不能为周围人所理解的苦恼……”

路遥和矿工待在一起,苦闷的孙少平或许就有他们的影子。

几十年过去了,类似的抱怨并没有减少的迹象:过得不如意,还不是因为城市太狭小,不能施展才华?这种论调并非全无道理,但是将不幸福的原因全部归咎于城市,难免有为自己甩锅的嫌疑。

组成幸福感的种种要素,比如收入水平、生活成本、医疗、教育、交通、环境、气候等等,的确和城市息息相关。但要说进了大城市就一定幸福,蜗居小城就一定感到苦闷,恐怕没人会认同。

更何况幸福感本身就是一个很难解释也很难量化的指标,它与很多因素都有关联,但并没有哪种因素能够完全决定幸福感的高低。

电视剧《欢乐颂》中的主人公一起在大城市打拼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生活就时刻被幸福感填满。

曾经有电视记者在街上随机找一个路人,把话筒递到他嘴边,身后的摄像机也随之跟进:“你幸福吗?”得到的大多是肯定的回答:“幸福啊。”

但要再进一步询问幸福从何而来,答案就变得五花八门了。

自始至终,幸福感都是一个非常个体化的概念。不同收入,不同学历,不同年龄的人,即使身处同一座城市,体验却也是大相径庭。也正因为此,城市大小与幸福感高低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,在一些评选上,小城市甚至更具优势。

在中国人看待城市的视角从高楼大厦、繁华景观、宏大指标转向个体生活的大趋势下,我们今后或许要习惯,越来越多的小城市会在各种比拼总量之外的榜单上,强势插入老牌大城市之中。

有时候,我们要逐渐习惯小城市的崛起。/ 全景网

中国人的进城史和返乡潮

改革开放四十年,许多人命运改变的轨迹,都是从乡村走向城市、从小城市走向大城市。

1965年,武汉,上千名知识青年踏上了一辆西去的列车,其中就包括十八岁的易中天。他们的目的地,是新疆石河子的一个农场。那时候,到边远地方去还是一种对青年人颇具感召力的情怀。

在边疆生活了整整十三年之后,易中天考入武汉大学,又回到了大城市。对于那段岁月,易中天的感情无疑是复杂的,他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“在那个被诗意地描绘的地方,我懂得了生活不是诗,生活是非常实在的事情。”但毫无疑问的是,他后来所取得的成就,都是在大城市完成的。

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再到新世纪,“到城市去,到大城市去”是很多中国人的心声。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,更新鲜的视角,自然有更大的可能诞生奇迹。

摄影机前的陈凯歌和张艺谋。

于是,陈凯歌从云南回到了北京,张艺谋从咸阳来到北京电影学院读书,贾樟柯离开小城汾阳的时候,大概没想过还会回过头来拍它,郭敬明从四川自贡一路去到上海,一头扎进了这片繁华。

当然,传奇总是少数,大多数人从小城市涌向大城市的理由,现实而简单。笔者的父亲在八十年代考入大学后,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能从农村户口转到城镇户口。源源不断的中国人从小村镇来到大城市,来到珠三角、长三角,完成了中国城市化大迁移,每年的春运记录着他们来往奔波的身影。

春运见证了几代中国人在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间的折返。/ 全景网

那时候,留在大城市几乎是一种无需质疑的人生目标。直到有一天,大城市中辛苦劳碌的市民猛然发现,一些小城居民的生活水准竟也已经毫不逊色,能够享受朝九晚五、稳定双休、较低物价的他们,似乎比自己更具幸福感,大城市好还是小城市好这个问题,又随即变得没有了确切答案。

近年来,“下沉”成了流行词汇,各种企业逐渐将目标用户,从精明的一二线城市居民,转向了广大生活在三四线小城的人们。不信盘点一下近来最炙手可热的社交软件、购物平台,哪一个不是瞄准了小城居民?

中国人关于城市的看法始终在变,时光来到今天,“逃离北上广”逐渐成为能和“扎根大城市”分庭抗礼的一种论调。

离开北上广一度获得不少年轻人的共鸣。/ upsplash

大城小城生活:彼此的两种想象

其实,大城市和小城市生活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、二元对立的。长久以来,我们都陷入了对彼此的一种想象。

小城市的人喜欢把大城市生活总结为压力大、节奏快,收入高物价也高,职业发展空间大的同时,竞争也格外激烈;大城市的人则总是对小城市的生活进行高傲的俯视,窄小、狭隘、落后、封闭和人情社会是常见的印象,“一眼望到老”是常用的描述。还有少数大城市的人,会对小城生活带着某种不切实际的田园牧歌式的幻想,好像那里的生活一定不存在“苦恼”两个字。

这些看法都多多少少有点道理,但又都或多或少失之偏颇。

即便是城市的大小,也是一个很难做出明确界定的概念。前段时间,西安的人才引进政策在全国引发热议,最近,相关统计数据显示,西安的城镇户籍人口一年间增长了七十多万,无疑给城市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和铜川相比,西安毫无疑问是大城市,但再大的城市,也有其市井的一面。/ upsplash

这七十万人中,有的从一线城市返回西安,有的是从小县城来到西安,西安对他们而言是大还是小,未来的西安生活会是怎样,自然也有截然不同的答案。

2000年,一部叫做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的电视剧播出,虽然片名里写着“幸福”,但很多观众这才第一次发现,原来居住在北京市中心的张大民一家,也会因为老房子漏雨而烦恼,也会因为买一只昂贵的王八炖汤而心疼,也会因为妹妹嫁了个外地人而闹得不可开交。

但是二十集电视剧看完,观众又觉得,乐观的张大民真的过得挺幸福,不过这份幸福,与他是不是生活在大城市好像没太多关系。

拥挤,是这个胡同家庭的日常。/ 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

大城市幸福还是小城市幸福?如鱼饮水,冷暖自知,只有适合自己的生活才是最好的。灯火通明的大都市能带来奋斗满足感,一眼望到老的小城生活,也未尝不是一种怡然自得的状态。

托尔斯泰说:“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”其实,无论是在大城市还是小城市里,中国人对于幸福都有着既不完全相同、又连接共通的感知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飞扬深度 » 大城市和小城市,哪儿的幸福感更高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飞扬阅读·轻奢阅读新主义

关于我们招募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