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趣知识
深度阅读

沙特到底有多少王子

沙特阿拉伯上层的“宫斗”眼花缭乱,令人目不暇给,正所谓局内人看门道,局外人看热闹,这场“王子大战”的是是非非,我们这些异国他乡的平头百姓,原也没必要、没条件做什么曲直的仲裁。

倒是连日来层出不穷的“王子扎堆”让看客们兴致盎然:倒霉的是王子,春风得意的也是王子,沙特这个只有2800多万人口的沙漠国家,到底有多少个王子?此番11月4日开始的反腐风暴,拿下的王子有说2个、3个、5个、11个的,11月5日、也即反腐第二天的直升机失事,遇难王子有说仅1个,也有说3个、4个的,到底有没有个准数?

大家看过“清宫戏”没有?知道清朝的王子王孙有三六九等的规矩不?其实沙特王室里王子等级,就很像当年“我大清”的那套“红黄带子”制度。

清朝“王子”的最低等级是“觉罗”或“红带子”,他们和皇家的血统,要一直往上追溯到满清前身后金的开国君王——努尔哈赤的父辈以上,凡是同属爱新觉罗一脉、却又不是努尔哈赤父亲塔克世直系子孙,就叫“觉罗”,以红色腰带为标记。觉罗是最外围的“王子”,在小一点的地面也能作威作福,但“能量”极为有限,只不过比寻常八旗子弟多一份津贴,能出入官府,打官司之类可享受一些豁免和优待罢了。

沙特王室里最疏远的“王子”,差不多也就是清朝觉罗的地位和待遇。这些“王子”大多数是费萨尔-沙特家族里血缘疏远的亲属后裔,有些是开国君主伊本·沙特及其直系子孙未被正式承认的私生子、养子,有些则是他们的女婿、外甥等的后裔。他们的总人数究竟有多少众说纷纭,也许根本无法统计,2013年一份得到许多人认同的统计称有1.5万人以上,也就是说,沙特平均不到200人中就有一个“觉罗型王子”。

这个档次的王子也和觉罗一样,特权有一些,但非常有限,他们在非正式场合可以自称“王子”,但官方场合、文件是不会承认(也不会否认)这个头衔的,他们可以凭借这一身份在经商、置业和社会关系方面获得一些便利——但如前所述,“觉罗型王子”门槛太低、人数太多,所谓“便利”也就是聊胜于无。

他们当中一些人后来发迹,权势不亚于某些更“高级”的王子,但即便如此也无法“抬高”他们的血统等级。比如这次反腐中被清洗的Al Tayyar Travel公司创始人塔亚尔、中东建筑巨头红海国际董事长达巴赫等多人,有时被称作“王子”,有时(官方正式文件上)则不被这样称呼,他们就都属于混得不错(指被反腐前)的“洋觉罗”,发迹更多依靠其它因素,而不是那顶若有若无的“外围王子”帽子。

清朝“王子”中比“红带子”高一级的,是“黄带子”,这些“王子”都是塔克世的子孙后代,也就是说追溯到远祖,至少是努尔哈赤的兄弟辈。他们被承认是真正的皇族,享受更多的豁免和更丰厚的待遇——但也就是和“红带子”相比而已,如果没有世爵,他们真正的地位也就是“贵族尾、旗人头”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已。

沙特王子中这个档次的大约有两三千人。他们是伊本·沙特直系后裔,但并非自己小支系、小家族的继承人,也没有任何可能性进入诸如“效忠委员会”等王室核心权力机构,只能满足于在经济、文化、体育等领域呼风唤雨。此次“被反腐”和“被直升机失事”的多数王子属于这一级,沙特各级地方机构的部门负责人、大型国企的各级主管,也充斥着这类“洋黄带子”。

这其中也有些人性质特殊,如此次“被反腐”的名人、号称沙特最高调亿万富翁的王国投资控股公司董事长阿尔瓦里德·本·塔拉尔王子,他的父亲“红王子”塔拉勒是伊本·沙特载入谱系的第二十个儿子,他以嫡系王孙的血统,本应享有更高层级的王子待遇。但素有“沙特最世俗化王子”称呼的“红王子”不为父兄所喜,被放逐到外婆家黎巴嫩,父亲被“降格”,儿子自然也就跟着“掉价”,虽然因为同谱系的叔伯接济,塔拉尔王子有机会重返沙特,在经济领域杀出一片天地,但政治上就只能呵呵了——这和清朝“阿其那”、“赛斯黑”那些乾隆朝被赏还宗室身份和“黄带子”的子孙,是否有几分相似?

清朝“王子”再高一层,就是有世爵的宗室。所谓世爵,指专门为宗室设置的、袭爵者要降等承袭的爵位(和硕亲王、多罗郡王、多罗贝勒、固山贝子、奉恩镇国公、奉恩辅国公、不入八分镇国公、不入八分辅国公、镇国将军、辅国将军、奉国将军、奉恩将军),除非有特大过失被革爵,否则降等承袭至奉恩将军就不会再降,以确保“你大爷永远还是你大爷”),这些世爵享有崇高的品级、地位(最小的奉恩将军也是正四品,比知府还高)和丰厚的俸禄,他们犯了过错,一般衙门甚至专门负责处理八旗事务的八旗理事同知都无权处理,需由宗人府定夺。这一级的“王子”,已是如假包换的特权阶层了。

沙特王子中对应这一级的,是所谓“直系王子”,这些王子和历任国王血缘很近,地位特殊,并且随时有可能递补成为分支家族、小家族的家长或继承人,甚至进入“效忠委员会”等核心权力机构。

这次出事的王子中,属于这个档次的有3位,其中两位系沙特第六任国王阿卜杜拉、即现任国王萨勒曼·本·阿卜杜勒阿齐兹·沙特同父异母哥哥的儿子(第三子沙特国民警卫队司令米特卜·阿卜杜拉王子,第四子前利雅得省长图尔基王子),他们作风高调,行事张扬,被“反腐”拿下,另一位是“前前王储”(萨勒曼继位时任命的第一任王储)穆克林·本·阿卜杜勒阿齐兹(Muqrin bin Abdulaziz,简称穆克林)第四子王太子法庭顾问、巴基斯坦沙特基金会副主席曼苏尔.穆克林王子(Prince Mansour bin Muqrin),如果不是出了意外,他们的地位和特权不但稳固,甚至可能“继续高升”。顺便说,曼苏尔.穆克林王子是王子中著名的清廉人物,口碑不错,反腐和他绝缘——于是他在反腐第二天出了致命交通事故,并被风光大葬。

这一级别的王子数量有200-1500人各种说法,差异如此之大,是因为对何为“直系”各方理解不同。

清朝再高一级的是所谓世袭罔替的“铁帽子王”,从清初到清末一共11家,他们享有极高特权和地位,且爵位承袭不用降等,是“王子中的王子”。

沙特对应的级别是“特别委员会”(Hijaz)和其继承者“效忠委员会”成员。

“特别委员会”是伊本·沙特指定组建的,由自己若干个儿子组成,按照伊本·沙特的生前安排,沙特王位兄终弟及,每一任新国王都必须是他的亲儿子,但具体是哪一个儿子继位,则由这个委员会投票选出。

由于这些同父异母兄弟根据母系分为许多谱系,互相勾心斗角,其中伊本·沙特的第八位妻子哈萨·本特·艾哈迈德.苏德里所生7子即“七贤王”构成的苏德里谱系因母亲年轻和晚年受宠,王子岁数较小,在上世纪70年代后地位急剧上升。非该谱系的阿卜杜拉国王即位后为制衡苏德里谱系,于在2007年12月7日成立了由所谓“血缘最近王室成员”组成的“效忠委员会”取代因伊本.沙特之子非死即老面临开不下去的“特别委员会”。

效忠委员会成员由现任国王从伊本.沙特嫡系子孙中选出,当需要选出王储时,国王向委员会提交3个人选,由委员会从中选出一个成为王储。

成立之初效忠委员会成员有28人,其中9人为伊本·沙特的儿子,19人为孙子,这些人的“效忠委员会委员”职务为世袭。国王、王储不能进入效忠委员会。委员会的负责人为伊本·沙特第13子米沙勒王子,该王子属于阿卜杜拉齐兹谱系,母亲是黎巴嫩人,从未接近染指王位——这也是被遴选为委员会负责人的理由。2011年米沙勒王子去世,2015年阿卜杜拉国王也驾崩,新国王萨勒曼趁机向委员会“掺沙子”,如今这个委员会的席位已增至34名。

能够跻身“特别委员会”或效忠委员会的王子,是“王子中的王子”,在通常情况下享有至高无上的特权,前者的“最大公约数”是36(即伊本·沙特活到成年的儿子数,当然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多),后者的人数则多得多,且由于世袭,不必担心“绝种”,连同潜在继承人在内,可以列出一个长达百人的名单来。

再往上就是王储了,沙特传承至今有七代国王,王储则有12位之多,其中6位继承王位,1位正等候继位,3位早逝,两位被废(都是现任国王所为),其中除了最后两位王储系伊本·沙特的孙子外,都是伊本·沙特的儿子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飞扬深度 有趣知识 » 沙特到底有多少王子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飞扬阅读·轻奢阅读新主义

关于我们招募令

觉得网站好看就打赏一下吧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