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趣灵魂
深度阅读

韩愈 原毁-唐宋八大家文选赏析-原文 译文 注释

韩愈 原毁①

【原文】
古之君子,其责己也重以周,其待人也轻以约②。重以周,故不怠③;轻以约,故人乐为善。闻古之人有舜者,其为人也,仁义人也。求其所以为舜者,责于己曰:“彼,人也;予,人也。彼能是,而我乃不能是!”早夜以思④,去其不如舜者,就其如舜者。闻古之人有周公者,其为人也,多才与艺人也。求其所以为周公者,责于己曰:“彼,人也;予,人也。彼能是,而我乃不能是!”早夜以思,去其不如周公者,就其如周公者。舜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。周公,大圣人也,后世无及焉。是人也,乃曰:“不如舜,不如周公,吾之病也。”是不亦责于身者重以周乎⑤!其于人也,曰:“彼人也,能有是,是足为良人矣;能善是⑥,是足为艺人矣⑦。”取其一不责其二,即其新不究其旧,恐恐然惟惧其人之不得为善之利⑧。一善,易修也。一艺,易能也。其于人也,乃曰:“能有是,是亦足矣。”曰:“能善是,是亦足矣。”不亦待于人者轻以约乎!
今之君子则不然,其责人也详,其待己也廉。详,故人难于为善廉,故自取也少。己未有善,曰:“我善是,是亦足矣。”己未有能,曰:“我能是,是亦足矣。”外以欺于人,内以欺于心,未少有得而止矣⑨,不亦待其身者已廉乎。其于人也,曰:“彼虽能是,其人不足称也彼虽善是,其用不足称也。”举其一不计其十⑩,究其旧不图其新,恐恐然惟惧其人之有闻也。是不亦责于人者已详乎!夫是之谓不以众人待其身,而以圣人望于人,吾未见其尊己也!
虽然,为是者有本有原,怠与忌之谓也。怠者不能修,而忌者畏人修。吾尝试之矣,尝试语于众曰:“某良士,某良士。”其应者,必其人之与也不然,则其所疏远,不与同其利者也不然,则其畏也。不若是,强者必怒于言,懦者必怒于色矣。又尝语于众曰:“某非良士,某非良士。”其不应者,必其人之与也;不然,则其所疏远,不与同其利者也;不然,则其畏也。不若是,强者必说于言,懦者必说于色矣。是故事修而谤兴,德高而毁来。呜呼!士之处此世,而望名誉之光,道德之行,难已!
将有作于上者,得吾说而存之,其国家可几而理欤!

【注释】
①原:推究。毁:毁谤。
②轻:宽容。约:简要。
③不怠:不怠慢。
④早夜以思:早上晚上都在思考。
⑤是不亦:这不就是。身:自身。
⑥善是:擅长做这个。
⑦艺人:有技能的人。
⑧不得为善之利:得不到做好人好事的益处。
⑨未少有得:没有一点儿收获。
⑩举其一不计其十:举出他的一点,不估计他其余的十点。
闻:声誉。
是之谓:这叫做。待其身:要求自己。
为是者:这样做的人。有本有原:有根源。
某良士:某人是好人。
不与同其利者:跟他没有利害关系的人。
事修:事情办好了。谤兴:毁谤产生了。
行:不受阻碍。

【译文】
从前的君子,他们要求自己是严格而全面的,他们对待别人宽容而简约。严格而全面,所以不懒惰;宽容而简约,所以别人乐于做好事。听说古时有一位叫舜的人,他的为人,是大仁大义的人。探求舜之所以成为舜的原因,责问自己:“他是个人,我也是个人。他能这样,而我为什么不能这样!”日夜思虑,克服自己不如舜的缺点,发扬与舜一样的长处。听说古时有一位叫周公的人,他的为人,是多才多艺的人。探求周公所以成为周公的原因,责问自己:“他是个人,我也是个人。他能这样,而我为什么不能这样!”日夜思虑,克服自己不如周公的缺点,发扬与周公一样的长处。舜是一位大圣人,后代没有人能赶上他;周公是一位大圣人,后代没有人能赶上他;这个人却说:“不如舜,不如周公,是我的严重缺点。”这不正是要求自己严格而全面吗!他对别人,却说:“那个人,能有如此品德,足可以称为贤良之人了;能擅长这样的技艺,足可以称为有才能的人了。”取他一个方面的长处,而不去苛求他其他方面的短处;看重他现在的优点和成绩,而不追究他以往的缺点和错误,惶恐地担心他人得不到做善事的好处。一件善事易做,一种技艺易学。他对于别人,就说:“能做这样的善事,也就足够了。”又说:“能有这样的技艺,也就足够了。”这不正是对别人宽容而简约吗?
现今的君子却截然不同了。他们对人求全责备,对己却要求很低。求全责备,所以别人难以做善事;要求很低,所以自己收益就少。自己没有什么长处,居然说:“我这方面很好,也就足够了。”自己没有什么技能,竟然说:“我做到这样,也就足够了。”对外以此欺骗别人,对内以此欺骗自己,还没有取得一点成绩就停止不前了。这不正是对自己的要求太低了吗!他对别人,却说:“他虽能够这样,他的为人却是不值得称赞的;他虽擅长这种技艺,他的作用却是不足挂齿的。”列举他一个缺点,而不计他的许多优点;追究人家过去的不足,不考虑人家新的进步,惶恐地害怕他人获得好名声。这不正是要求别人得太周全了吗?这就叫做不以大家的标准来要求自己,而以圣人的标准来要求别人,我看不出他这是在尊重自己啊!
虽然,如此做法的人是有其缘由的,这缘由就是懒惰与妒忌。懒惰的人是不求上进的,而妒忌的人又害怕别人上进。我曾试过,试着对众人说:“某人是贤良之士,某人是贤良之士。”那些赞同的人,一定是这人的好朋友;否则,就是跟他关系疏远没有利害关系的人;再不然,就是害怕他的人。如果不是这样,强暴的人必然愤怒地用言语来反驳,懦弱的人也会表现生气的脸色。又曾经对大众说:“某人不是贤良之士,某人不是贤良之士。”那些不赞同的人,一定是他的朋友;否则,就是跟他关系疏远没有利害关系的人;再不然,就是害怕他的人。如果不是这样,强暴的人必然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喜悦,懦弱的人也会表现出高兴的脸色。因为这样,事情做好了而诽谤产生了,道德高尚而诋毁兴起了。唉!读书人处于这种时代,期望名誉光大,道德流行,太难了!
居高位而想要有所作为的人,听到我的话而能够采纳的,大概国家可以得到治理了吧!

【评析】
相互毁谤是道德败坏的表现,本文即是探求毁谤产生的原因。作者认为,毁谤产生于对自身修养的懈怠和对他人优点的嫉妒,指出了按君子之德的要求,一个人应该怎样对待自己和他人,并以与不符合这一标准的行为相对照,说明其原因和害处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飞扬深度 » 韩愈 原毁-唐宋八大家文选赏析-原文 译文 注释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飞扬阅读·轻奢阅读新主义

关于我们招募令